前多年,国有煤矿困难、矿工辛苦、收入低、生活条件差曾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随着煤炭紧缺后的煤炭价格持续走高,人们普遍认为煤矿有钱了,煤矿工人也富得流油,真是这样吗?记者为此做了采访调查。

先看一组来自陕西不同地区、不同性质、不同销售渠道煤炭生产矿井的销售数字:

陕北国有一级大型企业1—8月的煤炭平均售价(5500大卡以上),直销:535元/吨,公布吨煤完全成本240元,利润290元;一中型国有煤矿:社会售价(5500大卡),360—350元/吨,减去5%的汽车运输路耗,吨煤完全成本170—180元;一股份制煤矿(5300大卡),今年吨煤社会售价320元,去年200元,电煤今年售价280元,去年同期售价180元,完全成本今年148元/吨,去年同期112元/吨,其中材料价格上涨30%,包括16%的工资上涨基数;黄陵一国有大矿(5500大卡),省内电煤今年平均售价380元/吨,最高售价400元/吨,出省电煤售价500元/吨(吨煤加120元出省费),去年电煤售价320元/吨,社会销售600元/吨以上,数量仅占5%,成本在270—280/吨之间;黄陵一股份制煤矿,电煤上站(中间有汽车运输费用)去年售价120元/吨,今年230元/吨,去年社会售价200元/吨,今年470元/吨,去年同期吨煤成本108元,今年吨煤成本130元;铜川老矿区(4000大卡以内)售价260元/吨,成本180元/吨……

目前导致煤炭价格高位运行的直接原因是供需矛盾突出,煤炭企业领导普遍认为紧缺原因有四:

一是国家整顿和关闭小煤矿政策实施的效果开始显现。奥运会期间不符合安全生产条件的煤矿全面停产,煤炭产量年减少在2亿吨。

二是近几年来新建电厂装机容量投产到了集中释放期,估计消耗煤量在2亿吨以上。

三是国家对煤炭市场上宏观调控只能针对国有大矿,而符合生产条件的国有煤矿的潜力基本挖尽,国有大矿在目前还不能完全调节煤炭需求市场。

四是煤炭产量和统计数字有差距。许多小煤窑的煤炭销售不开发票,不仅逃税,而且给国家在煤炭开采政策的制定上,显示了宏观调控的失实信息。有人说,山西一个9万吨的生产矿井,可产100万吨的煤炭,而统计数字显示只是9万吨。

由此可以看出,煤炭紧俏的直接原因是新建电厂的投产和小煤矿产量的下降。

煤炭价格的上涨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计划外电力企业的计划外购煤,而上涨的价格因素又反作用煤炭企业成本的增加(今年1—8月比价):钢材上涨71%/吨、工业液化用油43%/公斤、柴油60%/公斤、水泥上涨70%/吨……地方保护和政策因素:山西吨煤调节基金35—40元,另外加出省费50元/吨;陕西调节基金35元/吨;煤炭资源税1元/吨(对新投产矿井压力比较大)……

煤炭价格上涨,获利最直接的是计划外购煤的煤炭销售中间环节、小煤窑和不承担计划电煤的国有煤矿,而承担电煤生产计划任务的国有重点煤矿,受益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就拿给国家做出卓越贡献的铜川矿务局来说,针对长期遗留下来的历史遗留问题多、负担重、职工收入低、就业压力大的共性矛盾,他们抓住煤炭价格恢复性上涨的机遇,偿还历史欠账,改变矿上和矿工的生存状态,提出了让矿工“愉快工作、快乐生活”的美好设想,可由于矿区基础设施差,矿井长期在投入不足的前提下生产,煤炭微薄的利润,首先得用在改善安全生产环境的硬件设施投入上,以保证可持续发展。他们加大力度改善职工生存环境,大量新增职工住房,可有相当一部分老职工,就连600元一平方米的安置房都买不起。职工收入普遍偏低严重影响到矿区整体消费水平和矿工的生活质量,尽管大幅度提高了职工收入水平,可至今还有职工月收入在千元以下。所以,他们今年采取硬性措施,让月收入1000元以下的低收入职工,增加收入再迈出一大步,但客观条件是职工工资每增加100元,企业就要负担53%社会费用。铜川还有一煤炭企业,针对人均收入普遍偏低的现状,决策者下决心提高收入,在原有工资的基础上增加30%,赶上全省煤炭系统平均水平,让长期在温饱线上挣扎的职工,确实扬“煤”吐气。可两千多万元的增长基数,企业负担养老统筹、企业年金、失业保险等费用就达1100多万元,再加上各种材料的涨价,企业是难以承受的。所以,只好走着看,不能定硬指标……

业内人士建议,国家应针对上述因素分别采取措施,通过降低煤炭企业的不合理负担、给承担关系国计民生电煤任务的国有煤矿适当的优惠政策,提高职工收入待遇,使其健康持续发展。同时,对借煤炭紧缺,获取暴力的小煤矿和中间环节,应该在分批实施整合与技改中严厉打击,杜绝囤积和非法经营、清理不合理加价,控制煤价上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