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塘站,只有一条线路经过的公交站。行人下车后向北步行400米,即可看到一片稻田、湖泊。
  这里是湖南省长沙市望城区大泽湖街道回龙村。如果远大集团7个月打造“天空城市”项目的计划如期实现,明年4月,一座高838米、净占地面积30亩的“世界第一高楼”将出现在村民的家门口。
  项目位于望城区滨水新城,天空城市与滨水新城管委会的接洽始于2012年5月前后。6月,战略合作协议签订;10月,区发改局备案;11月,土地获批。在该项目迅速推进的背后,外界对远大集团技术及资金的质疑一直没有停息。
  此间,远大集团从国外订购了几十万吨钢材。尽管项目审批“前程未卜”,但种种迹象显示,天空城市的开建似乎“志在必得”。
  在湖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魏春雨看来,“世界第一”并不重要,他更关注的是天空城市颠覆传统施工方法的探索,以及城市融合可能对现代人生活方式的产生影响。
  “但是,长沙市现在的探索条件是否成熟?”魏春雨有些担心。
  村口盖高楼
  回龙村村民朱紫(化名)难以想象,自家4亩稻田被征收的原因,会是用于建一栋号称世界上最高的大楼。
  朱紫在村口开了一家餐馆,正好位于“天空城市”工地的边上。其实,工地北侧的小道就是进村的道路,村民开的商店或三四层的房屋都在路边。
  8月24日上午的工地显得格外宁静。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块“项目概况”的招牌与杂物一起堆在围挡边上,场内停着几辆挖掘机。工人生活区偶尔出现两三个身影,距此200米的地方有一处“人工盆地”:中间的地块较为平整,四周的土堆则比地面高出好几米。
  远大集团新闻发言人朱琳芳告诉记者,这块地已经完成“三通一平”,因此暂时停止作业。
  这个工地边上的村庄共四个大队,约700户人家。村党支部书记朱建军介绍说,村里主要种稻和养鱼,他家就位于一处鱼塘边上,“人多地少,大部分人家都要出去打零工”。
  几乎没人想到,这个平静的村落会在2012年7月与“世界第一高楼”产生交集。
  朱紫说,一天,他家来了几位“政府的人”,提出征收他家的4亩地,最后商定的价格是每亩约5万元。一些村民被征收的面积较大,之后每月还能拿200多元补助。
  朱紫同意了。此前,他家种的是两季稻,每亩年收成一两千斤,“产量不算太大,本来也就只能满足家用”。
  回龙村最终被征收100余亩土地。如今,平整完毕的地块以南,仍有一片田地上插着绿色小旗,再往南是湖泊及另一个村庄。“天空城市”的工地恰好位于两个村庄之间。继续南望,望城区一排已建好的楼盘屹立在远方。
  事实上,在望城区的规划中,回龙村位于大泽湖片区。滨水新城管委会招商联络科科长苏侃告诉记者,望城区不少地方“看上去是耕地”,但在性质上已是建设用地。
  “从这里开车到长沙市区只要20分钟左右。”望城区发展与改革局副局长杨罗说,望城2011年撤县改区之后,要加快建设城市、融入长沙市区,与湘江及市区都相邻的滨水新城无疑是城市发展的前沿阵地。
  世界第一高楼可能会坐落于中国的中部城市,此消息迅速引起国内外关注。按照远大集团的编号,“天空城市”的代码是“J220”。
  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直销部客户经理黄茂松说,该公司的建筑编号有一定规律,如2010年15天即搭建成的、高99.9米的T30酒店,T代表“塔式”,30是层数。而J代表“集成式”,即集成了住宅、医院、学校等多种功能,220指的也是层数。
  事实上,位于远大可建公司内部的T30酒店没有对外营业。作为略带内部实验性质的大楼,其建设也未报有关部门审批。不过,J220显然要走出园区,且高度比前者高得多。
  “天空城市基础开工典礼那天,围观的村民把边上的路都挤满了。”一名村民说,这场今年7月20日下午举行的典礼不到2小时就结束了,外界一度误认为“天空城市正式施工了”。
  彼时,舆论对远大集团资金及技术的质疑,已持续了将近一年。
  迅速“牵手”
  记者调查发现,滨水新城与天空城市的“牵手”相当迅速。2012年5月“相识”,6月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大约相隔一个月。漫长的专家论证则大多是在10月项目备案后开始的。
  在管委会的官员中,焦放军是远大集团第一个接触的人。焦放军2009年从望城县发改局副局长任上抽调筹建滨水新城管委会,此后任副主任兼招商项目部部长。这发生在撤县改区之前。
  他的办公桌上至今还留着天空城市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唐瑛等负责人的名片。2012年5月前后,远大集团的代表来到他的办公室。这些代表,后来大多是天空城市项目的负责人。
  从地理位置上看,远大总部在长沙市长沙县,位于湘阴县的远大可建与望城区相邻。长沙县、湘阴县多条道路或路标都以远大命名,其影响力可见一斑。
  “第一次见面,他们说要建世界第一高楼,当时听了很惊讶。”苏侃也参与了首次见面,在他的印象中,来人比较务实,“聊了一两个小时,他们饭也没吃就走了”。
  知情人士透露,此番见面由望城区招商合作局引荐,之前,远大曾在北京、上海选址,但因航空管制等原因搁浅,后来才联系了望城区。与管委会洽谈时,远大提及拟建一个地标建筑,管委会便推荐了未来前景较好的大泽湖片区。
  该知情人士说,远大集团5月去大泽湖片区考察了好几次,最终远大集团总裁张跃比较满意,“可能是因为与他的环保理念相契合”。
  双方“牵手”是在一个月之后。6月5日,望城区区委书记谭小平与远大可建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这只是一个意向性协议。所谓意向,是双方觉得还可以,但不一定来搞,也不一定搞得成。”管委会主任佘浩宇表示,协议没有法律效力,具体内容他不方便透露。
  佘浩宇是当年7月正式上任的,上任第一个月就参观了远大可建公司。他认为,远大是个很有个性、敢创新的企业。
  几乎是同时,回龙村的村民听说了征地的消息。
  10月,天空城市在望城区发改局备案。根据有关规定,采取备案制的项目,一般是由企业投资建设的、不使用政府性资金的非重大项目和非限制类项目。
  当时,尽管备案的消息尚未披露,但已有人开始质疑“天空城市为何没经过论证”。
  佘浩宇称,备案仅意味着望城区接受这个投资,至于项目能否符合安全、环保等标准,还须经过一系列论证以及其他行政部门审批,“不是备案就预示着一定要搞”。
  不过,当记者提出要看备案材料时,佘浩宇先是答应,随后又以“太早公布对企业办手续不利”为由,婉拒了请求。
  “世界第一高楼”开始了专家论证的旅程。据《三湘都市报》报道,远大集团提供给媒体的《天空城市项目专家论证会目录》显示,从2012年10月到2013年6月共召开了15次专家论证会,“内容涵盖了结构、抗震、基础、超限、风洞、风振、舒适度等方面”。
  论证正在进行的时候,2012年11月,远大已拿到了大泽湖片区中的100亩土地。
  佘浩宇告诉记者,管委会也有投资几十亿、上百亿的其他项目,“天空城市就是一个项目而已。所谓‘世界第一’并不重要,我不认为‘世界第一’我就很有激情,也不认为投资这么大就很了不得”。
  “远大自己提出要建的楼,肯定要保证自己的质量。这些,企业肯定深思熟虑过了。”当地发改部门一位官员说,“自己把自己玩没了?谁都不会这么搞。”
  审批与论证不易
  事实上,与望城区经济部门的积极推动相比,天空城市在部分行政审批面前的进展较为缓慢。
  8月21日,望城区城乡规划局总工室副主任李勇红向记者确认,他们没有收到远大集团提交的总平面图,因此无法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记者了解到,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只是建设项目审批的起步环节之一,公司还须向建设部门提交建筑物横向、纵向等剖面图。此后,项目的消防等文件要分别送往消防等部门审核,这些都涉及行政许可。
  这意味着,对于天空城市而言,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之后的系列手续暂时还是幻影。
  城乡规划局有关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天空城市的高度超出既有标准,区级建设部门可能没有足够的审查资格,审查工作将交给全国超限高层审查委员会。
  “远大很可能会等通过超限审查之后,才会来申请规划许可证。”该负责人推测,因为如果没有通过超限审查,即使拿到许可证也没有太大意义。
  进展缓慢的根源,很可能来自超限审查。此前曾有媒体援引匿名专家的消息称,天空城市的超限审查并不顺利,“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
  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远大集团正亲自处理超限审查的问题,而建筑设计交给了中国电子工程设计院,消防方案委托给了公安部天津消防研究所。
  一位熟悉长沙市消防情况的人士表示,长沙市目前共28个消防中队,每个中队的辖区均以驻地为圆心、15分钟车程为半径,彼此间有交叉重合。望城区现驻有一个中队。
  “远大集团宣称,他们的钢材可耐燃3个小时。但这是理想环境下的,人住进去肯定要放置家具,货载增加,耐燃时间应该会减少。”当地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采访中,湖南省多名消防界人士都认为,仅凭长沙市目前的消防力量,天空城市带来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别说长沙,这个问题放在广州、上海,也是一个难题”。
  天空城市投资公司总经理助理黄诗艺并不清楚消防设计的具体进展。公安部天津消防研究所消防规范研究室助理研究员杨丙杰仅向记者确认,他们的确接受了远大集团的委托。
  事实上,舆论关注的焦点,有时在评审会上集中爆发。今年参会的一位学者告诉记者,他与十几人一起参加过一次例行的评审会,但当时远大集团的核心领导没有出席,因为据说他们在北京做一个抗震的检测。
  “我的印象是,提出的问题比较多,包括环保、消防、结构各方面都会提出问题。但是专家很难做结论。”这位学者说,例行发言下来,他感觉评审会有些像咨询会。
  其实,望城区并非不重视安全问题。杨罗说,相较天空城市的交通、消防、环保等问题而言,“不安全,什么都没用,都是废话一堆”。
  佘浩宇表示,管委会的职责只是接洽并协助天空城市办理手续,但行政许可要由相关部门作出,“总之,没有取得合法手续之前,他们不能有实质性的开发。”
  谁来消化“世界第一”
  在湖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魏春雨看来,天空城市的建设目的或许是为了节能环保,但该楼需要不少新的高难度技术支撑,且建成后运营成本很高,“我感觉,这个项目上马太快了。”
  面对诸多质疑,张跃近日接受媒体专访时回应,天空城市建成之后,他和部分员工将带头入住。其中委婉提及,天空城市此前声称的内部医院是保健医院。
  苏侃证实了“保健医院”的说法,因为管委会不同意天空城市内部建大型医院。一个原因是,大型医院的人流量较大,势必会加剧大楼的外部及垂直交通的困境。
  另一个原因是,长沙市已在天空城市附近投资了一家大型医院,足以解决周围的医疗需求。因此没有必要重复建设,浪费资源。
  记者了解到,此前天空城市声称的内部学校,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学校。多位接触过天空城市方案文本的学者、官员透露,所谓学校其实只是提供教育培训的场所,“这样已经在打折扣了”。
  一位学者曾向张跃提出大楼内部的行业规范问题,原因是医疗、教育等行业有场地面积等相应规范,这在一栋综合性大楼中较难解决。“当时张跃说,把这个问题先‘往下压’。”
  大楼外部似乎也在进行某种努力。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随着经济发展,望城区拟增设消防中队。事实上,摩天大楼的消防问题已成为一个全国难题。
  “消防等问题肯定可以解决,楼能建这么高,政府不会有配套措施么?现在的世界第一高楼迪拜塔是怎么解决问题的呢?迪拜能解决,我们不能解决?”一位发改部门官员略显激动地说。
  作为建筑学者,魏春雨看重的是天空城市的探索意义。目前中国人多地少,城市集约程度不够,将城市生活聚集于高层很有挑战,“如果企业愿意用自己的资金进行尝试,同时符合国家相关规定,不妨有一些宽容和理解”。
  令魏春雨担心的是长沙市现今的探索条件是否成熟。“建起来之后如何使用?如何实现与城市的对接?至少,交通系统等配套设施要完善,比如要有轨道交通。”魏春雨认为,而现阶段,政府没有落实好这些问题。
  这与发改部门的观点正好相反。一位官员告诉记者,天空城市将是城市发展的核心带动力,建成之际必将调整望城的产业格局,比如,围绕其组织交通建设,储备至少一两套电力系统等等,“这倒是政府要着重考虑的。而且不是建成之后考虑,应该是未雨绸缪。”
  他认为,不用担心建成之后无人问津,届时入住会是实力的象征。世界第一高楼的影响力不在楼本身,望城看中的也不单是这个楼。
  今年8月,远大可建科技有限公司一位工人向中国青年报透露,他们近期已用公司的一栋楼成功进行了“附着式塔吊”的模拟实验。塔吊无须着地,但能承受吨数惊人的主板,未来可用于天空城市搭建。
  在魏春雨看来,众人关注的安全、技术问题并非核心,这些总有办法解决。他更关心的是,高楼与城市生活的融合,对整个城市、人的生活方式甚至是区域文化的影响。
  令魏春雨担心的是,城市问题非常复杂,很难孤立地分析。建设天空城市,一方面,如果技术达不到要求可能会产生问题;另一方面,由于交通等配套设施不够完善,即使楼建成了,城市问题依然存在。
  魏春雨与张跃有过多次合作,他认为张跃是一个理想主义者,建天空城市并非为了炫富。“远大不是房地产开发商,没有用银行的钱去牟取暴利”。
  记者注意到,在望城区2013年“两帮两促”活动帮扶项目(企业)安排表中,远大位于“十大产业项目”的第一位,帮扶单位联系人正是佘浩宇。表格中注明的“年度工作内容和目标目标”是:“完成远大天空城市大楼土方、基础及主体工程建设。”
  佘浩宇说,已有不少记者问他“如果审批不过,天空城市怎么办?”他给的答复是:“到时候你再来找我,我会告诉你怎么办。”
  “我有信心搞得成。”佘浩宇说,而且,所有手续也都会依法依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