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统计局昨天上午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7月份,我国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同比上涨10%,创下1996年以来的新高。这也是PPI涨幅首次达到两位数。有业内专家认为,此次PPI涨幅创下新高,并不是经济总量失衡的表现,也不会很快向CPI(消费价格指数)传导。

数据:PPI同比上涨10%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7月份PPI同比上涨10%,涨幅比上月提高1.2个百分点;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上涨15.4%。这些数据印证了此前绝大多数机构的预测。今年以来,我国PPI涨幅持续攀升,特别是3月份以后,PPI涨幅至6月份已连续4个月处于8%或以上的高位。而7月份PPI涨幅又首次达到两位数,为1996年以来的最高涨幅。

统计显示,在工业品出厂价格中,生产资料出厂价格同比上涨11.7%。其中,采掘工业上涨34.1%,原料工业上涨14.3%,加工工业上涨7.7%。生活资料出厂价格同比上涨4.6%。其中,食品类价格上涨9.1%,衣着类上涨2.4%,一般日用品类上涨4.3%,耐用消费品类下降0.2%。

分品种看,能源产品价格涨幅突出,7月份全国原油出厂价格同比上涨41.2%,成品油中的汽油、柴油和煤油出厂价格分别上涨32.6%、21.5%和29.4%。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出厂价格同比上涨32.6%,其中原煤出厂价格上涨32.2%。冶金产品价格继续上涨,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出厂价格同比上涨31.0%,其中普通大型钢材价格上涨37.5%,普通中型钢材上涨47.2%,普通小型钢材上涨38.3%,线材上涨53.2%,中厚钢板上涨31.6%。

此外,在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中,燃料动力类、黑色金属材料类、有色金属类和化工原料类购进价格同比分别上涨30.1%、26.9%、2.5%和9.0%。

1-7月份累计,PPI同比上涨8%,原材料、燃料、动力购进价格上涨11.7%。

探因:资源供求矛盾引发

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部研究员张立群介绍,历史上引起PPI涨幅提高的原因主要有两类:其一是总需求过快扩张引起了全面的供不应求,进而引起PPI涨幅提高,例如1988-1989年、1993-1994年;其二是结构性的供求缺口引起PPI涨幅提高,例如2004年。

“引起此次PPI涨幅提高的根本原因是资源供给与需求之间的矛盾。”张立群表示,随着我国工业化、城市化的持续快速推进,经济发展对资源的需求迅速扩大,引起国内外资源性产品价格的较快上涨。在美元持续走弱和市场充斥大量游资的国际金融环境中,大量游资必然积极参与对资源性产品期货的炒作,进一步夸大了对资源性产品的需求,拉高了国际市场的资源性产品价格,又转而影响国内的资源性产品价格,从而拉高了国内的PPI涨幅。

“总量或结构性供求矛盾引起的价格上涨,主要表现为需求拉动的价格上涨;而资源供求矛盾引起的价格上涨,主要表现为成本推动的价格上涨。这是因为,资源性产品处于产品加工制造链条的起点,其价格上涨首先表现为企业成本增加,进而推动相关产品价格上涨。”张立群认为,此次PPI上涨便主要表现为生产资料价格上涨和企业生产成本的提高,反映了资源供求矛盾引起的价格上涨特点。

影响:不会很快向CPI传导

由于PPI处于消费的上游环节,所以PPI上涨会对CPI产生一定的传导作用。但一些业内专家认为,在当前我国供求总量关系大体平衡、消费品市场竞争十分激烈的形势下,此次PPI上涨对企业的影响会更大一些,对CPI的传导作用非常有限。

“此次PPI涨幅提高,不是经济总量失衡的表现,不会很快向CPI传导。”张立群认为,PPI涨幅提高不会直接影响人民生活,但会增加企业成本和经营难度,其结果既可能导致困难企业增加,也可能推动企业加快技术进步和升级改造。

西南证券宏观分析师付立春认为,6月19日晚国家发改委宣布提高油电价格,是7月份PPI上涨的直接和重要原因。但是,目前PPI内部传导尚未达到充分的地步,此时担忧PPI对CPI的传导似乎为时过早。从历史经验来看,这一传导过程约需半年左右,在此期间,政策面、市场面都存在可操作性和不确定性。因而乐观来看,PPI迅速传导到CPI的可能性很小。“压力会有一点,但市场普遍预期食品价格会持续回落,CPI在今年下半年下降的可能性大于上升。”

招商证券宏观分析师胡鲁滨则明确表示“不存在PPI向CPI的传导”,因为两者的衡量尺度和覆盖范围都有较大差异,其直接相关性并不明显,“PPI更偏向于对油价和矿产的价格作用,而CPI则主要在食品、消费品领域”。

上述券商人士表示,7月CPI数据定于今天公布,他们预计7月CPI涨幅在高涨的PPI面前仍将保持稳步回落,大概位于6.4%-6.7%之间。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专门研究国民经济管理的教授郑超愚表示,PPI高企对于企业的影响相对较大,但是油电价格管制的进一步放松也是大势所趋。长期来看,油电价格还需要进一步合理化,但是这一调整进行的时间会相当长。而拉长这一调整过程,无论对企业还是整个国民经济都是有利的,有助于各经济体消化价格的上涨。

郑超愚同时建议加大对企业的支持力度,提高企业对成本增加因素的消化能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